伟大的尼桑

今天抽到真武啦!
_(:з」∠)_

【all若邪】【并不【。

•看了天官这几章里若邪的表现

•突然觉得它莫名可爱

•【同样也废的可以

•想起了那首

•君はできない子(你是个没用的孩子)

避尘:你是个没用的,没用的,没用的小孩

抹额:你是个没用的,没用的,没用的小孩

捆仙锁:你是个没用的,没用的,没用的小孩

心魔血:你是个没用的,没用的,没用的小孩

【避尘】:让你上你就上还没到你害啪的时候呢??

【抹额】:该缠住的时候,你就要紧紧缠住!

【捆仙锁】:+∞

【抹额】:缠不住你就打结!一个结,两个结,三个结,四个结,五个结,六个结,七个结,八个结……

【避尘】:不你等等

【捆仙锁】:怕的是假酒

【心魔血】:催情利器(๑•̀ㅂ•́)و✧




若邪:【懵】
若邪:就、就当被子盖盖不行吗……

流言蜚语 人言可畏

书外人清明书中事

嗤其愚昧,殊不知

书外人尝非书中人也?

善恶美丑,真假谬辩

冷眼旁看,大梦初醒

何其讽刺



信:你有尾巴的吗?
白:……有的。
信:诶,没见过的啊。
白:只,只给你看。
信:(⁄ ⁄•⁄ω⁄•⁄ ⁄)

【不上色真的不是因为不会】